Masaki

你那么好,AB先生

[EVANSTAN] Quiet(一发完)

这是一个自从入了EVANSTAN坑就开始有的脑洞,昨晚看到Chris更推里的狗狗决定今天一定要写出来。OOC有,请慎入。


一切RPS都是AU!

一切RPS都是AU!

一切RPS都是AU!


文中的狗狗不叫Dodger,因为Dodger小可爱要健健康康。














-很抱歉打扰到你Seb,不过如果你有时间,可以麻烦你联系一下Chris吗?我知道这么说不太合适,但他现在很需要你。

 

Sebastian是在傍晚收到Scott的这条短信的,他抿了抿唇,关于那个男人的点点滴滴在记忆里飞速闪过。

 

他们认识8年,断断续续在一起3年,3个月前Sebastian把最后一件行李搬出Chris的公寓,他们分开,就像在一起一样,悄无声息。

 

Sebastian已经想不起来两个人到底因为什么分开,大概是因为他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大概是那个男人莫名其妙的控制欲,大概是来自公关的压力终于压垮疲于争吵的两人,反正最后电影拍摄告一段落,他退出了他的私生活,两人互不相见已经过去了3个月。

 

没有在片场里低头不见抬头见,Sebastian以为他们就到此为止了,就像过去的每一任或真或假的女友,联系少了,分歧多了,感情淡了,ins取关,两人从此形同陌路。

 

但是这条带着那个男人名字的短信突然出现在他眼前,Sebastian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像在报纸上看到前女友的名字或照片一样心平气和,他的脑海里转过无数一个比一个糟糕的设想,最后无奈地长叹一口气,调出那个从未删除过的联系人,编辑好短信,发送。

 

-你知道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可以找我的对吧。

 

Sebastian握着手机犹豫不定,他不确定在分开3个月之后,自己是否还有资格以这种语气和对方交谈,但在他后悔到想撤回短信之前就收到了来自对方的回复,一串地址加上一句话。

 

-I need you Seb.

 

Sebastian紧盯着屏幕几秒,最后愤愤地把手机收起来,调转车头向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地址开去。

 

 

按响门铃,直到门开前Sebastian都还在纠结自己怎么就这么没骨气地跑来了,但下一秒门开了,脸色苍白、满面胡渣、双眼通红的Chris站在那里,就让他失去了所有抱怨的能力。

 

两人沉默地对视了几秒,Sebastian最终决定打破沉默:“Hey, How are you”

 

Chris这才突然反应过来,抓着Sebastian的手把对放拉进房里关上门,然后又像触电一样放开,扒拉两下头发才开口道:“额……抱歉,是Scott联系你的吗?麻烦你了,嗯…我是说……”

 

打断Chris语无伦次的话的是爪子在地板上扒拉的声音,两人同时向屋里看去,Michael,那个Chris从流浪狗收养中心抱回来的小狗,那个他口中的小可爱,正趴在不远处看着Sebastian拼命摇尾巴,挣扎着想爬过来。

 

“Oh my……Mike怎么了?”Sebastian脱了鞋跑过去蹲下,把兴奋地想扑在他身上又力不从心的狗狗抱在怀里。Chris在纽约很忙,因此Michael很长一段时间总是养在Chris在波士顿的老家,Sebastian上一次见到他还是半年前的事了,记忆中的Michael一直被照顾得很好,是个活泼健康的小伙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仿佛站都站不起来。

 

Chris走过来蹲在Sebastian旁边,摸了摸Michael因为激动剧烈起伏的身子,挤出一个微笑说:“医生说,他太老了。”

 

Sebastian抬头看他,眨了眨眼,好像没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

 

Chris避开了那双绿得发亮的眼睛,站起来往客厅方向走,边走边问:“你想喝点什么吗?果汁?茶?还是酒?”

 

Sebastian顿了顿,抱着Michael站起来往客厅走,“水就好,谢谢”。

 

 

片刻Chris端着水走回客厅,就看到Sebastian坐在沙发上一下下摸着自己腿上的Michael,就像Chris说的,Michael太老了,刚才的激动仿佛用尽了他的力气,现在只能趴在他的很久不见的另一位主人腿上眯着眼休息。

 

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Chris有点眼热,他停了停,把即将涌上眼眶的水汽逼回去,才走到沙发边,坐在那人身边,Michael在他坐下后往前探了几下,把一只爪子搭在了Chris手上。

 

两人无话地坐了一会,Sebastian再一次打破沉默:“医生有没有说他还有多长时间?”他是指Michael。

 

“没有,我不知道Michael具体几岁了,但医生说从他的身体状况来看,他已经很老了,虽然没有什么重病,但随时都可能……”

 

说完,两人又陷入了带着一点点尴尬和不安的沉默,一股张力在沉默中蔓延,两人渴望打破沉默,却不忍心破坏这股张力。

 

但是,Sebastian眯着眼盯着电视旁一瓶打开的药瓶和他旁边散落的几片白色药丸----他不用细看就能知道那是什么药,他和Chris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身上总会为Chris备着一小瓶,这个习惯到现在还没有戒掉----Sebastian知道今晚不可能以沉默作结。

 

“我很抱歉,Seb,几天前Scott来过,他问过我要不要联系你,我……我以为我可以……抱歉,我还是那么……”Chris避开旁边那个男人的目光,紧张地地交握着双手,仿佛陷入梦魇。

 

一只温润的手伸过来轻轻搭在Chris的手上,马上被冒着冷汗的手紧紧握住,Chris把额头贴在那只手上,仿佛那是他全部的力量来源。

 

“我告诉自己,我已经给你足够多的麻烦了,不能再这样了,我想变得成熟点,再出现在你面前……可是我做不到……Seb我没办法……Mike一天不如一天,他每次睡着我都很害怕他会不会醒不过来了,我,我真的希望你在这里……”Chris停了一下,转头看了下眨巴眼睛躺在那个男人腿上的狗狗,笑了一下,继续说道,“Mike也很开心见到你,他好久没有这么有精神了。”

 

Sebastian突然觉得两人分开的理由变得那么模糊,而在一起的理由变得再清晰不过,他们彼此需要,这就是全部的原因。

 

那天晚上,Michael久违地睡在两个主人中间,Chris越过Michael,握着Sebastian的手,陷入几个星期以来的第一个无梦的好眠。

 

 

两天后,Sebastian和Chris一起送走了Michael,和Chris想的一样,他是在睡梦中安静地走的。

 

三天后是Chris百老汇的媒体首秀,助理很高兴看到他终于在那之前调整好了状态,而Sebastian的助理盯着网上的各种捕风捉影的猜想,再瞪着旁边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听歌的小明星,感到脑仁在发疼。

 

Sebastian参加了他的首秀红毯,Sebastian参加了他的party,在他疲于应对各路镜头和套话时,他抬头,看到那个男人带着微笑穿着他喜欢的蓝色站在不远处,Chris觉得那安心感胜过他知道他们俩的包里都有着整瓶的白色小药丸。

 

再过几天,Sebastian要飞往伦敦开始世界各地的宣传,而Chris要在纽约演好他的剧,他们聚少离多的日子还在继续,他们大大小小的争吵也还在继续,但是他们重新在一起了,就像分开一样,没有声息,没有理由。


END



hmmmm...总觉得写出来不是那么回事...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烂尾了...

我真的空有脑洞不会写啊(暴风哭泣)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