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aki

你那么好,AB先生

【Destiel】一个脑洞

沉迷destiel的一个随心所欲的脑洞。占tag抱歉。
不按正剧时间线来,OOC有。有空可能会写成文……吧……有大大愿意认领过去写就太好了_(:_」∠)_

设定背景是,Castiel失去了荣光后,考虑到自己已经帮不上忙了,提出离开Winchester兄弟,在便利店当起售货员过普通人类生活。

虽然Sam说要继续family business,Dean也同意,但担心Cass无法适应人类生活,又担心没有力量的Cass会被恶魔伤害,不管猎魔跑多远,最后都要回到有Cass在的镇子休整。

Dean会用一整天的时间,用baby载着休假的小员工来一次环镇游(Dean拒绝承认这是date)。

每次回到镇上Dean就会做噩梦,梦到Cass各种死or消失,让他不得安宁。

后来他发现这些梦都是Gabriel(弟控设定)的恶作剧,是Gabe有心不让他待在Cass身边,他提醒Dean他只会给Cass带来灾难。

“Dean Winchester!收起你那套青春期少年的愤世嫉俗!我是cass的兄长,我可以为他做出任何事,就像你为你的小sammy做的一样。他是一个天堂的战士,而不是Winchester家的战士,请你从现在开始远离他。”

Dean很纠结,忍了几周没再去那个镇。

几周后忍无可忍的Dean还是回去了,却发现Cass不见了。Dean用了各种方法(包括召唤Crowley )疯狂寻找Cass。

Sam告诉Dean他其实能召唤Gabe(前提是对方愿意来)。他们召唤出Gabe询问Cass的去向。

Gabe告诉他们他找到了恢复Cass荣光的办法,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试炼,其中一点是不能伤害其他天使。

Gabe看到如果Dean再出现在Cass周围必定会引来各种天使甚至恶魔,Cass会为了保Dean而出手伤天使,试炼失败,Cass永远不能再恢复荣光回去天堂。

而现在Cass回到了天堂继续他的试炼,他需要心无旁骛地平复天堂的混乱。这个过程不能被Dean“愚蠢无意义地”(Gabe语)的召唤打断,于是他切断了两人的联系。

同时,他告诉两人试炼会清除Cass脑海里很多东西,可能包括记忆,Cass恢复荣光之后他可能不会记得之前的事。这对Cass可能是件好事,因为他不会再因为两兄弟而受伤、被天堂驱逐,乃至死亡。他警告Dean不许再主动找Cass。

回到天堂,Gabriel看到Cass,那是第四季之前的Cass,强大、骄傲、不为人类困扰、不被那一个人束缚。Hannah请求Cass留下,重新成为他们的首领,但Gabe说应该让Cass自己决定要去哪。

人间的两兄弟还在四处猎魔,他们还是经常回去那个镇子,会去那个便利店买咖啡,但Sam没再听Dean提起Castiel这个名字,但他知道baby的后尾箱藏着一件熨好了的米色风衣,他感到惊讶他哥什么时候学会了熨衣服,就像他感到惊讶他哥(据他所知)再没和其他人上过床。

他知道他哥常喝的啤酒换了牌子,那应该不是Dean喜欢的口味,他不知道这是Dean和Cass最后一次“环镇游”Cass用刚发的工资给Dean买的啤酒的牌子。

一天晚上Gabriel让Sam单独出去一下,待在旅馆的Dean只想早点睡着,期待在梦里找到他想找的人,但无奈一直不能入睡。

在他放弃般地打开灯坐起来的时候,空气里传来轻柔的羽毛扑扇的声音,和那个熟悉的声音:

Hello, Dean.

End

Misha的眼睛啊!啊!!啊!!!

雏真是可爱到哭泣啊ಥ_ಥ
娱乐控里的帽子先生真是!真是!!真是!!!

P1:我拔躺好了等着
P2,3:就不得不说j家审美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金银色的化妆包真是一言难尽🌚
P4:来自贵族家的家规😂

我拔的肌肉_(:_」∠)_

怎么能这么喜欢!
这个男人!
这个团!
记得有个评论说爱拔就是什么都不干就想睡了他的人_(:_」∠)_
是的呢!
就是这样!

一直觉得大宫声音飙高音的时候超像的,大黄歌至今没分清高音谁唱的ww所以现在你们自己都分不清了吗ww

4月,晴【丸昴】

店长maru X 音乐人subaru

一发小段子

 

1.

他注意那个男人很久了。

 

2.

那是个小个子的男人,总是戴着鸭舌帽、黑框眼镜,和大大的口罩,围着一条围巾,整个人都裹得严严实实。丸山猜他大概是玩音乐的,因为总是见他背着一个吉他袋。

 

出于这个猜测,丸山去学了贝斯,想着等学成了就鼓起勇气去搭讪。

 

丸山知道他叫涉谷。虽然店里出餐并不会像星x克一样在杯子上写上顾客的名字,但出于私心丸山出于私心还是问了他的姓。

 

他经常换发型,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还披着及肩的长发,某一天突然剃成了板寸,后来头发又长长了,他就留起了齐刘海的妹妹头。

 

一整个冬天,他几乎每天都会来店里,他好像总是很困很累,每次都要一样的东西,“一杯冰拿铁,去冰,加奶,少糖,打包”,店员都说,只有这一份单是店长坚持要自己做的。有时天特别冷,丸山就会调得温一点,但这样,那个男人就会像赌气一样消失几天,丸山只好在他下次来的时候再调回冰的当赔罪。

 

但是他从来不在店里坐一坐,丸山店长深表遗憾。

 

3.

冬天过去,天气慢慢回暖,男人反而来得少了,每次来的时候看上去更辛苦了,从几天一次,变成一周一次,最后变成了整个月都没有再来过。

 

早知道贝斯应该再练勤快点的。一群年轻的女学生坐在角落,小口小口吃着蛋糕,不时偷瞟一眼趴在柜台上唉声叹气的帅气店长。

 

4.

“一杯冰拿铁……”浓浓的鼻音。

 

“去冰,加奶,少糖,打包!”丸山店长满血复活。

 

下巴有颗痣的店员先生笑出了心形嘴,涉谷一愣,笑着说:“是,今天追加一杯热的。”

 

5.

店长先生不开心了,店员把那句“店长你的热拿铁里没加糖”吞了回去。

 

6.

“请问另一杯是哪位先生的呢?”丸山挂着营业性笑容问。

 

“给丸山先生,冷的那杯不用打包了,我在这里喝。”涉谷先生脱下口罩笑着说。

 

那一天是4月的某一天,天气晴,店外春暖花开。


END


今天天气超级好~

一杯冰拿铁,去冰,加奶,少糖,真的很好喝哦=V=

秘密-完结(横雏,丸昴)

总算完结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他们比故事美好太多,希望他们现实中也幸福ε-(´∀`; )











村上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横山,无论是在babun整蛊之后,还是在那一夜之后,他所想的最多的,也不过是日后工作上再也碰面该如何相处罢了。并不是什么能轻易原谅的事,或者说他们之间也许并不存在原谅与否。

关于他们再见面的第一句话,村上想过很多种可能,可能是在番组上被成员们调侃而进行的营业性对话,可能是两人都避开那件事,回到原来的相处模式,不冷不热,或者某一天他会想要去横山家把属于他的私人物品都取走,然后留下全部的备用钥匙。可是他没有想过那之后的第一次独处会在深夜的病房里。

似乎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一觉,黑暗又安静的房间似乎与世隔绝,让刚醒来还有点懵的村上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左右张望时看到站在床边的人影差点叫出了声。

看到村上注意到自己,横山开口道:“你还好吗?”

被横山注视着的村上失去了当MC时的伶牙俐齿,过了一会才憋出一个很小声的“没事”。

“医生说你太累了,低血糖加肠胃炎,才会晕过去,摔下楼梯的时候subaru拉了你一把,你没受其他伤,倒是subaru把脚扭了,不过没什么大事,maru送他回家了。”横山用让人安心的平淡语气将村上失去意识后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他。

村上沉默地听着,不用他开口,横山已经把他第一时间缺失的记忆补上了,这下他就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其实他还想问yoko你怎么在这里,又怕把话题导到更尴尬的地方去,最后只好沉默。

横山看了他一会,拉过一旁的凳子坐在了床边,慢慢地开口说:“首先我要和hina道歉,为那一晚我做的事。maru之后找过我,说起他和subaru的事,我才知道是我误会了你,对不起……虽然我也不知道现在才说这句话还有没有用。

上个月,我弟弟说一定要给我介绍女孩子,拗不过他们,我就姑且去见了一面,她挺好的,长得很漂亮,皮肤很好,牙齿很整齐,眼睛很好看,家庭背景好,有教养,性格温柔幽默,开得起玩笑,对我的工作也不会多过问,据说厨艺也很好,几乎找不出缺陷的姑娘对吧,和她聊天也是件愉快的事。可是为什么呢?我没有办法和她更进一步了,我不愿意让她来我家,明明你还有我家钥匙。你和maru去旅行的那几天,我也想说约她出去吃顿饭,可是完全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在她身上,满脑子想得都是你和maru现在在干什么呢?很过分对吧,这样对待人家女孩子。我也觉得自己挺过分的,不然怎么会那样对你呢。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我们谁也没说开始,就默认了这种微妙的关系,我不知道hina怎么想的,可是我不想用床伴来形容我们俩。那还能是什么呢?我想,最初的我大概是想和你成为恋人,才会和你有这种关系吧。可是因为我太胆小,很多话不愿意说,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承担责任,最后让我们变成这样的关系。

我不确定现在的我还有没有资格这么想,可是我还是想说,能不能,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能重新为我们这段关系努力,让我……正式开始追求你。”横山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也不知道到底看着哪里,这些话,像是说给村上听的,又说得太没有底气,像是在自言自语。

在村上记忆中,横山已经很多年没有和他私下说过这么多话了,这么想,也已经有很长时间,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横山的话让他震惊,他一直以为这段关系是自己一厢情愿,却没想到他和自己,原来有着相似的想法,或者说,是原来的自己。

村上清清嗓子,开口到:“yoko其实不用想太多,我自己都很惊讶,我并没有很在意那晚的事……硬要说的话,大概也是我没有说清楚和maru的关系。

好像很久没有听到yoko对我说那么多了,我一直不知道yoko对我,原来和我对yoko是一样的心情呢。我一直不敢用“恋人”来形容我们,不怪你胆小,这个词太大了,我们都没有为它负责的能力。

这几天我也在想我们的关系,你还记得很久以前我们赢了自行车比赛那次吗?那时候我们勾肩搭背对镜头毫不避讳,可是为什么现在会变得那么疏远了呢?就连节目外景都不会安排到我们两人一起,也许这就是面对现实我们该有的距离吧。我们有一个要好好珍惜的团,有一个要负责的家庭,种种现实说我们不适合成为恋人。

或多或少猜到yoko身边有女孩子的时候,我想这就是我们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的终点了吧。也许我们该趁着这个机会,回到普通团员的关系上。没有了那些要隐藏的秘密,我们都能轻松很多。”

村上话落,横山沉默了一会,低声道:“如果我们是认命于所谓‘现实’的人,我们根本不会走到今天不是吗?”

村上没再接话,似是无言的拒绝。房间漆黑,两人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在房间的空气因为沉默而彻底凝固前,横山站了起来,推门走了出去。村上在床上又平躺了一会,忽然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人埋了进去,再没动作。

 

村上不确定横山是否理解了自己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日常状态,除了再没有上过床。偶尔月曜连录三场时,村上、松子,包括staff全员都会收到点心和甜品外卖,松子会嫌弃地把必有的雪梨茶扔过来给自己,说太甜了受不了,可是自己喝过,明明是不嗜甜的自己都能接受的味道。戒烟中的自己总是不记得带戒烟薄荷,却总能从其实不抽烟的经纪人那要到,或是在乐屋的角落翻找到。有早上很早的工作时,一般不管这些闲事的经纪人总会记得给自己在移动车上备份早餐,带杯咖啡。

病好之后的村上原本想去关心下为了救自己而负伤的subaru,和一度表白未遂的maru,结果发现两人已经腻歪到旁若无人的地步。村上私下问过涉谷怎么看和丸山以后的生活,小个子男人一脸不在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嘛,合就在一起,不合就分,未来的事我不知道,我能只知道现在是合的,”顿了一会,他又说:“你和yoko就是想太多,什么都怂。”村上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转眼小半年过去,巡回的最后一场在京瓷巨蛋举行,最后的致谢环节,每个人谈到自己新一年的抱负,少了聚光灯的照射,村上在黑暗之中听到那个有着奶音的男人说:“希望新的一年能更有勇气,道谢也好,道歉也好,表白也好,那么从现在开始做起吧,我爱你,我爱你们,谢谢!”

最后的最后是定番的拉手,村上发现成员们都还站在两边没有往中间靠的打算,正准备催促,却被大踏步走过来的横山一把牵住了右手,涉谷笑眯眯地拉过了他的左手。右手边的男人还在活跃气氛,他的心跳通过紧扣的手传了过来,就在那一瞬间,村上觉得自己仿佛想明白了什么,什么是现实,自己所处的每一刻不就是现实吗?如今自己站在巨蛋的舞台,身边站着这个有点紧张的男人,不就是现实吗?

村上笑着想,等下次这个男人再去找经纪人偷要自己的行程时,就让经纪人把那片曾经属于他的钥匙还给他吧。

在48000多人的呼声中,村上想着他的小秘密,和成员们一起深深地弯下了腰,向那些爱着他们的人致谢。


END


长对话写死我(跪)

想说恋爱没有那么简单哦,于是想搞事情,实际又搞不起来的最终章。

嘛嘛,总之就是想HE,没有理由的HE,死了也能活的HE(喂)

完结了超开心ヾ(o◕∀◕)ノヾ希望我的论文也能这么顺利地完结......

秘密04(横雏,丸昴)

诈尸了!

感觉hina被我写成了二愣子=o=











噩梦般的那一夜过去已经一周,因为巧合,也因为有人刻意避开,无论是私下还是工作,村上和横山再没见过。村上没办法忘记那一晚在横山眼里看到的嘲讽和冷漠,这几乎让他整晚整晚睡不着觉,这时候村上反而感谢轮轴转的录制,让他几乎没什么闲下来的时间,然而代价是他渐深的黑眼圈和愈发嘶哑的嗓音,以致几次被松子发短信认真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村上自己都很惊讶,在那之后,总让他从梦中惊醒的不是横山床上的暴行,而是他的眼神,那让他想起很多年前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的他还是金发的横山侯隆,其他Jr.都说他是个难以接近的人,果然从那时就应该离得远远的,就不会又后来的种种了吧,村上自嘲地想。

 

无论怎么逃避,两人终归在Janiben的录制现场碰面了。踩着点到的村上刚进电梯,就看到同样准备踩点到的横山正在向电梯方向走来,村上下意识地快速按下关门键,村上没来得及看横山是否也看到了自己,电梯门关上了。村上没精力去理会身旁经纪人诧异的眼神,只是靠在旁边的扶手上呼出一口气。知道今天必定要见面,他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以为能用钝感力撑过去,然而见到横山的那一刻,他脑袋一片空白,关上门后,才觉得自己刚刚快要窒息了。

横山走进乐屋的时候村上已经在丸山身边坐好了,丸山另一边一向是涉谷的座位,今天涉谷却跑到了另一边挨着锦户,横山只好走向唯一的空位放下包和衣服,经过村上身边时,两人都是一僵。两人平时就不怎么搭话,在乐屋的沉默也没让人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只是在村上准备去接第三杯咖啡时,丸山问道:“信酱你最近是不是喝太多咖啡了?”村上愣了愣,反问道:“有吗?”

“当然有哦,你昨天recommen前也喝了3杯!”

路过的锦户皱眉关心道:“这么说信酱真的喝太多啦,前两天map外景也喝了好几杯。”

村上哭笑不得,这几天太累了没留意,被成员这么一说还真的是有点过了。Staff正好这时来催大家stand by,村上一口气灌完杯子里剩下的咖啡,放下杯子说:“好啦我会注意的。”不经意往身边一看,却越过丸山看到正皱着眉看着他的横山,村上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移开了视线,在横山的注视中逃离了乐屋。

 

庆幸的是连录两期都是女嘉宾,也就意味着都是涉谷坐在前排,村上才觉得自己能勉强完成MC的工作,哪怕偶尔来自斜后方的视线让他稍微分神以致吃了好几次螺丝。

录完第一场,还留在摄影棚和嘉宾寒暄的村上觉得胃隐隐痛了起来,大概是他这几天作息造的孽终于来报应了,送走嘉宾后他无奈地捂着胃走向乐屋想去找杯热水喝,却看到自己的座位前放着自己常用的保温杯,自己的包下放着偏偏今天忘了带的胃药。旁边的丸山凑过来一脸兴奋地说:“信酱信酱!水是yoko倒给你的!”

村上一愣,看过去另一边,横山拿着纸杯站在那和staff说着点什么。

想不通横山到底在想什么的村上最后还是乖乖喝了热水吃了药。本来他还想再追加一杯咖啡,却被几位成员一起阻止了。待会有美食环节,作为MC的村上一向是不吃的,安田塞过来一个便当:“信酱待会还有工作吧,刚刚staff桑买的,先吃点垫垫吧。”

村上不饿,准确来说是他没有食欲,随便趴了两口就放下了开始研究台本,不时有人走动的乐屋此时比夜晚黑漆漆的房间更让村上觉得犯困,撑着头闭了会眼,就被通知第二场的录制开始了。

 

第二场女嘉宾在摄影棚做起了咖喱饭,本应是让人食指大动的香味,在村上闻来变成了一种刺激,本来喝了水吃了东西感觉舒服一点了的胃又开始躁动起来,村上不找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偏过头去躲开摄像机忍住想吐的冲动。横山在这时插到了村上身前,和嘉宾搭话,被成员吐槽,炒热了气氛,隔开了村上和桌上的饭菜,也让他避免了站在第一排直面摄像机。这是什么意思?村上莫名觉得自己有点生气,又觉得自己对在这种时候发挥成员爱的横山生气有点无理取闹,鼓了鼓嘴,最后也接受了他的解围,老实站到后排安抚闹情绪的胃。

节目的最后是四天王环节,在村上的各种明示暗示下,嘉宾赢得了比赛,惩罚为村上喝下酸饮料。往常无论是真酸还是假酸,他都能用一个颜艺结束这个环节,最后顺利结束录影,可是今天他有个拖后腿的胃,村上拿起巨大的杯子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还是没有一口闷的勇气。

站在对面的涉谷在这时开了口,以他们的胜利来自于自己给的暗示为理由,怂恿横山来帮自己解决这杯黑暗饮料。正常情况下大概是横山傲娇一会最后被灌下饮料,然而这次横山什么都没说,默默接受了这个结局,不顾大家想要起哄的氛围,走过来一把拿过杯子就开始闷。村上就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横山喝完了一大杯,一下不知道该接什么,幸好成员及时起哄嚷着横山耍帅,炒热了气氛,最后顺利结束了这最后一个环节。

 

虽然不知道今天到底是自己出了问题还是横山出了问题,总算结束了一个工作的轻松感让村上暂时拒绝去想他和横山之间未解决的问题,匆匆和嘉宾、工作人员道别,就准备往乐屋走。从摄影棚到乐屋要下一段阶梯,村上走在最前面,身体不适加上休息不够,让他整个人都有点恍惚,因此没能看清梯级,也没对身后成员焦急的提醒做出反应,滚下去的最后一刻只能苦笑想这回大概能好好休息了。

涉谷走在他后面不远,他早就注意到村上的不在状态,事故发生时也比其他人更快反应过来,立即伸手想去拉,却因为体重原因,不但没能拉住,还被一起带了下去,他能做的就只是护着村上的头,尽力让自己成为滚下去垫底的那个。姿势太过别扭,涉谷觉得脚踝应该是扭到了,可是比那更严重的是怀里的村上已经晕了过去。

成员们和工作人员一拥而上,将村上抱开,开始联系医院。涉谷担心着村上的情况,扭到的脚又不允许他做出更大的动作,大家都在忙着照顾晕过去了的那个,涉谷撑着台阶扶手想自己站起来。旁边伸出一双手将他拥进怀里,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焦急的声音:“subaru,你没事吧?!”

涉谷转头,看到那个脸上总是挂着傻笑的男人,此时正一脸焦急看着他。此刻,他突然觉得脚上的伤变得疼痛难忍,让他几乎要流出泪来了。 


FIN


本来想在hina滚下去那就停的......

想想暗搓搓打了那么久的丸昴tag还没让两人有一点剧情就......

如果顺利下章完结?

不想再虐hina了QAQ(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