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aki

你那么好,AB先生

秘密-完结(横雏,丸昴)

总算完结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他们比故事美好太多,希望他们现实中也幸福ε-(´∀`; )











村上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恨不起横山,无论是在babun整蛊之后,还是在那一夜之后,他所想的最多的,也不过是日后工作上再也碰面该如何相处罢了。并不是什么能轻易原谅的事,或者说他们之间也许并不存在原谅与否。

关于他们再见面的第一句话,村上想过很多种可能,可能是在番组上被成员们调侃而进行的营业性对话,可能是两人都避开那件事,回到原来的相处模式,不冷不热,或者某一天他会想要去横山家把属于他的私人物品都取走,然后留下全部的备用钥匙。可是他没有想过那之后的第一次独处会在深夜的病房里。

似乎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一觉,黑暗又安静的房间似乎与世隔绝,让刚醒来还有点懵的村上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左右张望时看到站在床边的人影差点叫出了声。

看到村上注意到自己,横山开口道:“你还好吗?”

被横山注视着的村上失去了当MC时的伶牙俐齿,过了一会才憋出一个很小声的“没事”。

“医生说你太累了,低血糖加肠胃炎,才会晕过去,摔下楼梯的时候subaru拉了你一把,你没受其他伤,倒是subaru把脚扭了,不过没什么大事,maru送他回家了。”横山用让人安心的平淡语气将村上失去意识后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他。

村上沉默地听着,不用他开口,横山已经把他第一时间缺失的记忆补上了,这下他就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其实他还想问yoko你怎么在这里,又怕把话题导到更尴尬的地方去,最后只好沉默。

横山看了他一会,拉过一旁的凳子坐在了床边,慢慢地开口说:“首先我要和hina道歉,为那一晚我做的事。maru之后找过我,说起他和subaru的事,我才知道是我误会了你,对不起……虽然我也不知道现在才说这句话还有没有用。

上个月,我弟弟说一定要给我介绍女孩子,拗不过他们,我就姑且去见了一面,她挺好的,长得很漂亮,皮肤很好,牙齿很整齐,眼睛很好看,家庭背景好,有教养,性格温柔幽默,开得起玩笑,对我的工作也不会多过问,据说厨艺也很好,几乎找不出缺陷的姑娘对吧,和她聊天也是件愉快的事。可是为什么呢?我没有办法和她更进一步了,我不愿意让她来我家,明明你还有我家钥匙。你和maru去旅行的那几天,我也想说约她出去吃顿饭,可是完全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在她身上,满脑子想得都是你和maru现在在干什么呢?很过分对吧,这样对待人家女孩子。我也觉得自己挺过分的,不然怎么会那样对你呢。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我们谁也没说开始,就默认了这种微妙的关系,我不知道hina怎么想的,可是我不想用床伴来形容我们俩。那还能是什么呢?我想,最初的我大概是想和你成为恋人,才会和你有这种关系吧。可是因为我太胆小,很多话不愿意说,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承担责任,最后让我们变成这样的关系。

我不确定现在的我还有没有资格这么想,可是我还是想说,能不能,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能重新为我们这段关系努力,让我……正式开始追求你。”横山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也不知道到底看着哪里,这些话,像是说给村上听的,又说得太没有底气,像是在自言自语。

在村上记忆中,横山已经很多年没有和他私下说过这么多话了,这么想,也已经有很长时间,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横山的话让他震惊,他一直以为这段关系是自己一厢情愿,却没想到他和自己,原来有着相似的想法,或者说,是原来的自己。

村上清清嗓子,开口到:“yoko其实不用想太多,我自己都很惊讶,我并没有很在意那晚的事……硬要说的话,大概也是我没有说清楚和maru的关系。

好像很久没有听到yoko对我说那么多了,我一直不知道yoko对我,原来和我对yoko是一样的心情呢。我一直不敢用“恋人”来形容我们,不怪你胆小,这个词太大了,我们都没有为它负责的能力。

这几天我也在想我们的关系,你还记得很久以前我们赢了自行车比赛那次吗?那时候我们勾肩搭背对镜头毫不避讳,可是为什么现在会变得那么疏远了呢?就连节目外景都不会安排到我们两人一起,也许这就是面对现实我们该有的距离吧。我们有一个要好好珍惜的团,有一个要负责的家庭,种种现实说我们不适合成为恋人。

或多或少猜到yoko身边有女孩子的时候,我想这就是我们这种不尴不尬的关系的终点了吧。也许我们该趁着这个机会,回到普通团员的关系上。没有了那些要隐藏的秘密,我们都能轻松很多。”

村上话落,横山沉默了一会,低声道:“如果我们是认命于所谓‘现实’的人,我们根本不会走到今天不是吗?”

村上没再接话,似是无言的拒绝。房间漆黑,两人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在房间的空气因为沉默而彻底凝固前,横山站了起来,推门走了出去。村上在床上又平躺了一会,忽然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人埋了进去,再没动作。

 

村上不确定横山是否理解了自己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又回到了日常状态,除了再没有上过床。偶尔月曜连录三场时,村上、松子,包括staff全员都会收到点心和甜品外卖,松子会嫌弃地把必有的雪梨茶扔过来给自己,说太甜了受不了,可是自己喝过,明明是不嗜甜的自己都能接受的味道。戒烟中的自己总是不记得带戒烟薄荷,却总能从其实不抽烟的经纪人那要到,或是在乐屋的角落翻找到。有早上很早的工作时,一般不管这些闲事的经纪人总会记得给自己在移动车上备份早餐,带杯咖啡。

病好之后的村上原本想去关心下为了救自己而负伤的subaru,和一度表白未遂的maru,结果发现两人已经腻歪到旁若无人的地步。村上私下问过涉谷怎么看和丸山以后的生活,小个子男人一脸不在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嘛,合就在一起,不合就分,未来的事我不知道,我能只知道现在是合的,”顿了一会,他又说:“你和yoko就是想太多,什么都怂。”村上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转眼小半年过去,巡回的最后一场在京瓷巨蛋举行,最后的致谢环节,每个人谈到自己新一年的抱负,少了聚光灯的照射,村上在黑暗之中听到那个有着奶音的男人说:“希望新的一年能更有勇气,道谢也好,道歉也好,表白也好,那么从现在开始做起吧,我爱你,我爱你们,谢谢!”

最后的最后是定番的拉手,村上发现成员们都还站在两边没有往中间靠的打算,正准备催促,却被大踏步走过来的横山一把牵住了右手,涉谷笑眯眯地拉过了他的左手。右手边的男人还在活跃气氛,他的心跳通过紧扣的手传了过来,就在那一瞬间,村上觉得自己仿佛想明白了什么,什么是现实,自己所处的每一刻不就是现实吗?如今自己站在巨蛋的舞台,身边站着这个有点紧张的男人,不就是现实吗?

村上笑着想,等下次这个男人再去找经纪人偷要自己的行程时,就让经纪人把那片曾经属于他的钥匙还给他吧。

在48000多人的呼声中,村上想着他的小秘密,和成员们一起深深地弯下了腰,向那些爱着他们的人致谢。


END


长对话写死我(跪)

想说恋爱没有那么简单哦,于是想搞事情,实际又搞不起来的最终章。

嘛嘛,总之就是想HE,没有理由的HE,死了也能活的HE(喂)

完结了超开心ヾ(o◕∀◕)ノヾ希望我的论文也能这么顺利地完结......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