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aki

你那么好,AB先生

秘密02(横雏,丸昴)

这篇算是丸雏了吧OTZ注意避雷


事实证明和文青去旅游是一种很好的减压方法,丸山会把一切安排得刚刚好。两人从经纪人手上申请到了三天小长假,搭飞机从东京飞往札幌。对这个城市他们并不陌生,每年开演唱会都会来到这里,之前作为节目也曾来北海道短暂游玩过,不过行程匆忙,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移动上,私下还真没认真欣赏过这个地方。

旅行的第一站定在了小樽,因为冬天的原因,两人到小樽已经天黑了,在温泉旅馆吃过晚饭,时间却还早,村上提出出门走走。路上行人不多,商店也早早关了门,整个城市显得空空荡荡,只有几家便利店还亮着灯。顺着斜坡向下走,两人来到小樽运河边,天气很不错,没有下雪,月光没有云层阻隔照着大地,河岸铺着薄薄的积雪,岸边的路灯投影在水面上。村上沿着河边慢慢地走着,脑袋一片放空,连日来的工作上的疲倦、感情带来的压力仿佛都得到了释怀,旁边的丸山也安静地走着,好像在想着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想,村上此时无比感激这个良好的游伴,给自己创造了这样一个安静的环境。

两人回到旅馆,打算抓紧时间再泡个温泉。温泉水很烫,村上一边嚷嚷着一边慢慢沉下身体,另一边比较耐热的丸山已经坐好在了池子里,笑着村上的举动。

“信酱还是那么怕烫呢~我还记得之前我们一起来北海道泡温泉的时候,信酱就磨蹭了很久才进来,还有裕亲也是,后来他还,啊……”丸山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止住了话题。

“后来怎么了?”村上一如平常地笑着,问道。

“后来他不是受不了了很快就上水回房间了嘛。”然后你很快也跟着他走了,丸山干笑着,没说出后面那句话。

村上笑笑没说话,他当然记得那次旅行,他还记得之后和横山在房间里做过的事,只是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

浴池里的气氛一时有点微妙,村上注意到丸山的欲言又止,完全放松地靠在池边说:“可以哦,只是今晚的话,说什么都没关系,有什么尽管说吧。”

丸山又沉默了几秒,像是给自己加油鼓劲,开口道:“信酱,你还记得这次旅行,我很久之前就约过你吗?”

村上歪着头想了几秒,记起似乎一年前丸山就提过要和自己来北海道,当时行程排不开,计划就搁浅了。他点点头表示自己还记得这事。

“其实上次能来的话……我原本是想和你表白的……”丸山鼓起勇气说,看到对面村上惊呆了看着自己,苦笑一下,然后就像放开了一样继续说下去,“我喜欢信酱很久了呢,我就知道信酱不知道这事,信酱在对裕亲以外的事上都很迟钝呢,信酱对裕亲的感情,我也知道哦。”

村上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一直以为涉谷没有攻下丸山的原因是因为丸山太迟钝,没想到竟是因为最迟钝的自己。

“信酱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啦,都是一年前的事啦~额……我不是说我现在不喜欢信酱啊QAQ只是……我想告诉信酱我要从你这里毕业了。”丸山的语调和神情突然变得无比严肃,受其感染,村上也不由得坐直身体。

“我大概感受到信酱和裕亲在一起并不开心,还经常受伤,所以去年我想约信酱出来,对你说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可是也许上天注定吧,那趟旅行没能去成,那些话没说出口,之后也没机会说了。后来我发现,尽管信酱会受伤,可是偶尔也会很快乐很快乐,是信酱和别人在一起时的神情所不能比的,信酱和亮,和我,和大仓君在一起时,似乎总是担任保护者的角色,只有和裕亲在一起时能放松,就像回到jr.时期的你一样,这也是大概我永远赢不了裕亲的地方吧。如果裕亲真的能让你放松下来,那我甘心退出。另外……我也想给另一份感情一个交代”说道这里丸山似乎红了脸。

村上一直愣愣地听着,听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先不说自己和横山的事,这么说涉谷是……

“大概,信酱也察觉到这件事了吧,关于小涉的。我也和信酱一样,对自己的事很迟钝呢”说到这里丸山又苦笑了一下,“小涉的事也是差不多一年前亮提醒我的呢。当时我认定自己是喜欢你的,我不想伤害小涉,所以也一直假装不知道。最近,我意识到,也许是我一直以来想错了。信酱太会照顾人了,忍不住就想依赖你,会觉得和你在一起是最舒服的,这么久以来,也许是我一直将这种依赖当成了喜欢,所以才会那么执着。可是小涉是不一样的,我发现我会不自觉地想去关心他,想被他靠着,我发现我渐渐不是看着你,而是追着小涉。然后我意识到一直以来我的逃避都在伤害小涉。我不想再继续伤害他了,也不想再错过一次了,所以我想说,我要正式从信酱这里毕业了,这样我才能配得上回应小涉的感情。”丸山说到最后,就像在说给自己听一样,红了脸,也红了眼眶。

面对略大的信息量,村上还没能回过神来,半晌才呼出一口气,重新靠回了池壁,懒懒开口调侃:“所以你千里迢迢把我叫到北海道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被你甩了顺便在我们面前秀一下新恋情是吗?”

“才不是!信酱你怎么会这么想!”丸山激动得差点从温泉里站起来,对上村上戏谑的眼神,才知道自己被耍了,“mo~信酱我是很认真地在说啦。”

“haihai~你当然要认真咯,不然对得起涉谷吗你!”说着伸手替好友狠狠拍了一下丸山的头,“我还想说你再这么拖着我就揍你一顿再说。”

“诶?!我知道错了QAQ不过,信酱先不要和小涉说哦,我想给小涉一个郑重的表白!”

村上挥挥手表示知道,顺便表达对面三十多岁大男人一边红着脸一边认真脑补要怎样弄一个浪漫的告白的场景实在辣眼睛,才不是嫉妒呢,村上·酸溜溜·单恋无果·信五想。

话说开了,两人就彻底放松了下来,村上也很高兴,好友的一直以来痛苦的单恋终于有了好结果,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第二天两人带着小樽的特产,回到札幌,目的地是北海道神宫。不是周末,巨蛋也没有演唱会排期,神宫的人并不多,走过被积雪和红叶覆盖的表参道,在神社里郑重许愿,希望关8走得更远,希望成员们都会幸福,村上在绘马上这样写道,郑重地挂在了绘马墙上。两人抽签都抽到了中吉,都表示十分满足,这样就够了,能一直按照中吉的运势走下去,没有大起大落,就是很幸福的事了。

带着六花亭的手信,两人走过北海道原始林,走到圆山动物园,丸山兴起要进去逛一圈,被村上以里面没有鲑鱼的理由认真驳回了。

傍晚没有行程,不是花季的大通公园并不能吸引两人,村上提出以素人的身份去巨蛋转一圈。札幌巨蛋修建在小山丘上,两人从福住站慢慢往巨蛋方向走,一边在讨论平时来看演唱会的饭们在这条路上都会做什么,丸山认为肯定有饭拿着手灯和巨蛋合照,村上则认为妹子们肯定都会想到补妆。无意义地争论了一番后,两人已经从巨蛋北门走到了南门,没有演唱会,没有周边贩卖场的巨蛋周围,在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里,显得格外荒凉。两人都没有进场馆的意思,毕竟里面的构造他们再熟悉不过了。

“信酱,然后呢?”

 ”じゃ、帰ろ。”

果然是无意义的旅行呢,不过要不怎么说是出来放松的呢,太过一板一眼不就和上节目没区别了么。

回程的电车上意外遇到了自家的饭,是大仓和安田的饭,一个忧心忡忡地说听说安田桑最近年糕吃多了身体不舒服,另一个仿佛更担忧:“别说了,我每次看Janiben都担心大仓桑吃太多……”

两人戴着口罩,帽子和围巾的遮挡下两人交换了个忍笑的眼神,背过身去怕下一秒就要笑出声。下车前,村上没忍住,经过两个女生身边时,轻轻说了一声ありがとう,在妹子反应过来看清说话的人之前跳下了车。莫名被戳中笑点的两人在月台上又笑了一会,丸山突然想起有种东西叫SNS,担心“关8成员在札幌电车站”的消息被传出去,两人匆忙出了电车站,回到住处。

  

第三天两人订了傍晚的机票回东京,丸山执意最后要到千岁的鲑鱼故乡水族馆去,村上则是对日本居然还有这种地方表示稀奇。

水族馆里有模拟生态水槽,可以清楚地看到鲑鱼逆流而上的场景,丸山站在观察室给下面的鲑鱼加油鼓劲。过了一会,也许是给加油的鲑鱼终于暂时通过了河道,丸山转过头对村上说:“它们真是努力过了呢。”被后者意味深长地回敬一句:“你也是努力过了呢”弄得不明所以。

当天晚上两人回到东京成田机场,在机场就解散了,分开前,丸山给了村上一个拥抱,作为毕业礼最后的仪式,和对村上的鼓励。

“那么,信酱也要加油哦!我能看出裕亲对信酱也是不一样的,信酱要再自信点哦~”这是丸山在机场对村上说的最后一句话。

就算是,那也是错过了的一年前了。要么,就是你眼神不好,去挂个眼科吧。晚一点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村上苦中作乐想。


TBC


第一次拿电脑发快要被lofter格式搞崩溃......

这篇快被我写成游记了OTZ

小樽的点心真的吼吼吃!北海道神宫真的很美!

下一章另外两位主人公终于要有戏份了

大概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