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aki

你那么好,AB先生

前男友【琴赤】

琴酒一直很不屑电视剧里男女主角争风吃醋的桥段,也许是因为赤井在这方面从来都让他很放心,毕竟已知疑似前任的只有宫野医生,而她已经被自己亲手解决了。

并且琴酒一直认为作为一个条子的赤井在私生活这块比自己单纯多了,因此黑泽•经验丰富•阵先生秘密对自己是赤井第一个男人这件事很有成就感。

可是鉴于这位经历复杂的黑帮老大想不到除了床伴以外的更好的形容他们关系的词,他一直认为自己和赤井不存在什么sexy以外的关系,也拒绝承认自己可能有的控制欲。

后来他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事情起源于某天他无意间听到的对话,那一天琴酒明目张胆地在FBI大楼天台“伏击”赤井探员。午休时间,天台门开了,走进来的不止赤井,还有那位据说一直在追求探员的朱蒂警官。

哼不错嘛,琴酒眯着眼靠着墙另一边不甜不苦不辣地想。

意料之中的听到了女警官第101次的告白,出乎意料的是在赤井101次拒绝了以后,“你还是忘不了Zach吗?”女警官这样问道。

Zach?琴酒皱眉,稍微探头,看见那一瞬间赤井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

Zach是吗?琴酒冷哼。

“关于Zach,能查到的只有这个人曾经是一名FBI探员,毕业成绩优秀,没有任何其他资料,也许是死了或者逃亡了被官方封锁了消息,又也许是你家赤井封锁了消息,你觉得是哪一个?”贝尔摩得饶有兴致看着坐在沙发上阴沉的男人。

啧,琴酒觉得莫名的烦躁,他认识赤井快十年了,而这十年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他相信赤井不可能和这个Zach有什么过多的纠缠,可是这四个字母两个音节就像一根刺梗在他心里,颠覆了他所谓的自信。

为了发泄这股烦躁,琴酒在接下来的一周带人进行了5场火拼,围剿了3个不算小的帮派,一时间震动了黑白两道,赤井当然也察觉到了什么,于是主动提出周末到琴酒那去过夜。

于是他们完美完成了床伴该做的事,但是不够,远远不够,琴酒微微抬起身,看着身下的赤井。他手臂挡着眼睛,而琴酒知道手臂之下那双眼睛有多好看,他还没从激烈的性事中缓过来,嘴微张着,因为喘息胸膛上下起伏。

Zach,那个男人,是不是也见过这样的赤井?

这个念头一起,刚刚获得的满足感一下子冷却了下来,琴酒皱眉,一个名字让他一周以来都心烦意乱,这不像自己。

“怎么了?”身下的人总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自己情绪不对。

琴酒抬头,看到了那双还带着水汽的碧绿的眼睛,像是被蛊惑了般开口:“Zach是谁?”

又来了,琴酒清楚看到赤井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愣,然后眼睛睁大,又是那种难以描述的神情,这一次两人距离很近,琴酒甚至能看到他眼里流露出些微的怀念。

他发现自己更加烦躁了,他撑在赤井身上,紧盯着身下的人,留意着他每处表情,不给他逃避问题的机会。

半晌,赤井不留痕迹叹气道:“他是我前舍友。”

哦,舍友吗,真是个引人遐想的词。琴酒觉得自己不爽到了极点。

“我们曾经是对方的寄托人,虽然本质上我们的资料会随着我们牺牲而被销毁,但你知道,总还是想留点什么,或者说还有什么东西要处理掉,而他就是帮我处理这些事的人……嘿,别想歪,”赤井在琴酒彻底翻脸前及时补充,“FBI每人都得有一个寄托人,这和我们刚做的事没关系……好吧,是基本没关系……”

是基本没关系,琴酒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来都想错了,像军队那种充满阳刚的地方,像赤井当初那么浪的性子和身材,见鬼了才会没有性伴侣,然而琴酒相信他们远没能发展到他和赤井这种如此契合的肉体关系。可是他觉得自己的烦躁非但没能平息,还更加严重了。寄托人什么的,处理身后事什么的,和更好地解决性需求相比,琴酒有种自己的东西被抢了的危机感。

“所以如果你死了,我们可以去他那里拿你的全部资料?”

“不……我们已经结束了,”这次琴酒又看到了他眼底的怀念,“他牺牲了,在一次空战中坠机了。”

琴酒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忽然释怀了,一个星期以来的烦躁被轻易抚平,他甚至有点愉悦,因为他觉得自己接触到了赤井的另一面,那是他不承认实际却一直想看到的一些东西。可是他不习惯和赤井聊这种私人又感性的话题,以至于他不知道该怎样回应自己和赤井这种陌生的感情。他有点不明显的慌乱,以至于没注意到自己竟然在和床伴的关系上用到了感情这个词。

“你怎么会提到他?话说回来你怎么会知道Zach?”赤井在这时反应过来。

哼,琴酒从赤井身上下来,拿起床头柜的烟,打火,点燃,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嘿,你不会在吃醋吧,老大?”赤井凑过来,抢走他嘴里的烟塞进自己嘴里,眼睛发亮地盯着沉默的男人。

“滚。”开玩笑,我为什么要吃醋?黑帮老大一手抢过某个被强制戒烟的探员嘴里的烟,按熄在他赤裸的腰窝上,一手拉过他的头,在赤井骂出声前以吻缄。

明明是自己让人滚的啊,赤井在把胳膊绕上老大的脖子时这么想到。

然后的事情就不可描述了。(。ì _ í。)

过了几天,赤井收到一份快递,里面是几份保单,投保人写着黑泽阵,被保人写着赤井秀一,随着快递一起发过来的是一条短信,上面只有两字:“签了”,连个标点都没有,一如男人霸道的作风。

赤井捧着一堆材料笑得非常温柔,琴酒在对面大楼,用狙击枪的瞄准镜看到了这一幕,他想,也许他该重新找一个形容两人关系的词,至少该是比寄托人好听的词。

我没什么能许诺给你,但我将后背给你,将我死后的一切给你。

END

————————————————————

喜欢上冷cp只能自给自足真的好心累(;´༎ຶД༎ຶ`)
我我我是想写像胖鸟太太笔下那样强势的琴赤啊啊啊(;´༎ຶД༎ຶ`)
然而我也只能写一些这些了cry
嗯最后一句……其实我觉得他们俩是在作为伙伴对外战的时候,还要提防被对方捅刀的关系(._.)然而那样就是虐文了我是拒绝的❌

评论(8)

热度(122)